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最初的信仰

时间:2017/7/18 17:22:23|点击数:

    我在想,为什么“两学一做”要求我们做“合格法官”而不是做“优秀法官”呢?

这个问题我听到了不同的答案,每一种都有它的合理性。我的答案是这样的:以往我们宣传了很多优秀法官的先进事迹,可优秀的法官不用宣传他也是笃定不变的,但通过宣传是否就能感化每一个人、就能让每一个法官都变得优秀了呢?答案是否定的。我始终认为,只有把法律职业的信仰植入每一个法律人的心中,外化于我们每一天的每一件小事上,只有让万千普通的法官在平凡的岗位上坚守最初的信仰,我们法官的群体才有可能变得合格甚至优秀。
法学家伯尔曼曾说:“法制必须被信仰,否则将形同虚设。”法官,处在法律帝国金字塔尖的群体,应该是最有法律信仰的,如果法官不信仰法律,将如同鱼儿不再依赖于水,白云不再缠绕蓝天。要取得法官职业资格,我们至少要经历两到三次的考核,理论是我们都是具备了成为合格法官的条件的,但我不太确定每一位法官选择这个职业是否都出于对法律的信仰。毕竟中国的基层法官无法像欧美法官那样高大上,在具体的工作中,我们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感人至深的故事,也没有鲜花和掌声,更多的只有紧张与忙碌,只有工薪与平淡;辛苦的为当事人定纷止争,换来的却是有些无理当事人的辱骂与上访,甚至恐吓与伤害,如此种种,我们开始迷茫开始徘徊,开始抱怨开始敷衍,最初的信仰渐渐失去光环。另一面,法官职业司法的终局性性让我们又面临太多的诱惑,当现实利益与坚守法律和道德的底线相冲突时,有那么一瞬间,你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悄悄告诉你说,向利益略微倾斜一点,不会有太大偏差的,可就是在那一刻,你的偏差足以让洪水决堤!因为丑恶会像恶魔一样吞噬着正义的灵魂,当公正失去信任,清廉疑为借口时,法庭的庄严也难免幕后的交易!
人生若只如只如初见,未必是伤感,也可能是一种美好。回忆当年,我刚大学毕业,高分通过了司法考试,我期冀着能在人生的舞台上大放异彩,我立誓要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去帮助中国最贫苦的老百姓,因为我就是中国最贫苦的老百姓的下一代。可是有人说我个子矮小,长得天生一副娃娃脸,我不适合做法官,可是我不愿意认命,我就是要去挑战“小个子的女生不适合做法官”的大众命题,我认为遗憾比失败更可怕,所以我毅然选择报考法院,而且只报考审判岗位,一次考不上我就等着来年再考,考不上中级法院我就考基层法院,考不上发达地区的法院我就考老家的法院。终于,我如愿进入了法院。比考取法院更幸运的是,我从业六年,一直在审判一线,第一次战战兢兢地坐上法台,第一次被当事人骂得躲在角落里哭泣,第一次上审委会被批得无地自容,再到第一次有人在街上尊敬的称呼我“叶法官”,第一次撰写的判决被省高院选为优秀裁判文书,第一次有当事人给我送上锦旗……六年啊,得遇到多少人多少事!生命中那么多重要的时刻都发生在这个岗位上。诚然,这份职业不会给我体面的大富大贵,我在苦了累了烦了时也会抱怨,也会对当事人发火,在准备这篇演讲稿时,我躺在床上,突然想起当初的誓愿,我发现我走得太急太快,都忘了为什么出发!这份职业已经给了我简单过活日子的资本,我不用像母亲那样,为了让我和我的弟弟一天能够吃上两顿饱饭而终日奔波,我无法想象不识字的母亲是如何靠一己之力把我和弟弟送上大学的。母亲临终前对我说,她不奢望我和弟弟大富大贵,但希望我们能够过得安稳、过得舒心。正如母亲所愿,我现在的工作就很稳定,除了稳定,这还是我自己选择的职业,是我喜欢并擅长的职业,我可以用自己的努力去证实我的存在于别人的价值!飞鸟滑翔过天空却不留下痕迹,但你能说它没有存在过吗?不论现在你对你的职业是依然充满激情还是沉默叹气,想想最初的美好吧,人生啊,总是一手紧握,握住的却满是空空,一手摊开却都是烟云。我们都是怀揣着梦想上路的,可世间有哪条路没有风雨没有坎坷的?人生苦短,功名利禄终有退场的一天,成败得失如秋叶缠眷,因为有了信仰,生命的姿彩,不会因为曲终人散而黯然失色!
法律的信仰当然不是对法律教条的坚持。鲁甸8.03地震中抗震救灾牺牲英雄梁龙洲的父母及妻儿为梁龙洲生前遗留的房屋、存款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捐款对簿公堂,因为案件特殊,涉及标的额高达90余万元,双方当事人情绪激动,审判人员一句不经意的话都会让当事人产生怀疑甚至敌意,我认为这样的案子最好的出路就是判决,谁不服谁上诉。然而,我们的调解能手罗庭长深知不论判决写得如何漂亮,它都会让本来就剑拔弩张的婆媳、叔嫂更加仇恨对方,会让哪些捐款的爱心人士们寒心,更会无法告蔚英雄在天之灵。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调整方案,一次又一次苦口婆心的劝说,一次又一次的找中间人说和,从早上八点半到下午2点,当最终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时,年轻的同事打趣地说罗庭长的头发都直起来了。罗庭长用他朴素直接的方式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浅显而又经常被我们忽视的道理:法律应该是正义与人性的艺术!公正司法不仅需要的是法律的精英,更需要的是能够怀揣信仰,穿梭于法律与道德、良知之间的智者。
我不知道来日是否方长,就像飞鸟行去、流水远走却不识春天的尽头。世间的美好,不会都像我们想象中那样以合理的方式存在,也许明天,法官员额制之后,你、我还有更多向我们一样的年轻人都会成为司法辅助人员和行政后勤人员,但因为有了信仰,因为有了发自内心的坚持,我们便不会随波逐流、徘徊感叹,越是物欲横流,我们越能坦然仰望星空,相信我们年轻的生命定会渐至饱满、圆熟!

本文来源:鲁甸法院 作者:叶丹